智慧校园,一个家长氪金的游戏?
2020-05-22 10:25:55
  • 0
  • 0
  • 0

文 |Shellie

来源 | 智能相对论(ID:aixdlun)

“我其实不太懂智慧校园都是什么,但是我就怕这次不交钱不办这个服务,我孩子在学校就要落后其他孩子,进而以后考不上高中、大学。”

尽管内心有疑虑,但在老师再次强调只是自愿之后,陈女士还是在微信群内跟上其他家长的队形:“辛苦老师,我们自愿交”。

“还差多少个增值服务,我的孩子才能就读‘智慧校园’”

在就读这个小学之前,陈女士其实已经因为工作变动的原因,带着孩子换过三次学校了,为所谓的“智慧校园”买单也不是第一次。

陈女士告诉笔者:“2015年孩子上一年级的时候,那个学校就说可以自愿办个校讯通之类的服务。能够发送孩子的成绩、加强家校沟通。当时不懂,只觉得10块钱一个月也不错,加上其他家长都订了,就也跟着订了。结果一个学期接收到的信息不超过20条,除了成绩还真没有什么沟通了。感觉每个月花钱就是买了个安心吧,在班里出头总归不好。”

即使过去五年了,提到那个连名字都记不清楚的增值服务,陈女士仍显得无奈又好笑。同年,也是人工智能得到突破性发展的一年:剑桥大学建立了人工智能研究所;Google开源了利用大量数据就能训练计算机来完成任务的第二代机器学习平台TensorFlow。并在2016年,Google的人工智能AlphaGo战胜了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全球哗然。

甚至当时,距离信息化“十二五”规划中智慧校园蓝图的提出也已经过去五年了。蓝图中描绘的无处不在的网络学习、融合创新的网络科研、透明高效的校务治理、丰富多彩的校园文化、方便周到的校园生活,似乎没有在校园中看到踪影。

但是,搭乘着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快速发展的东风,校园中打着“智慧”旗帜的增值服务却是越来越多了。

“当时我和孩子爸换工作,给孩子也办了转学,到的那个学校就跟我们说要加入一个智慧校园。我当时还纳闷呢,我都来你们学校了,还去什么智慧校园。后来才知道,老师说的智慧校园就跟现在的钉钉一样,是个辅助工具。说到底就是让我们有更多明目交钱,交钱更方便。”陈女士抱怨道。

仔细询问后才明白,陈女士口中抱怨的“智慧校园”是一个集一卡通、家校通等为一体的线上平台,完成了对教学楼、食堂、教务系统、学工系统、财务系统等的连接。对于家长而言,可以在上面给孩子在学校使用的卡进行充值,也可以订阅孩子的平时表现、考试成绩、老师评价、到校情况等,甚至可以查看孩子在学校的每一笔消费记录、进校园的监控录像。当然,开通免费,这些功能则是另外的价钱了。

由于没有在那个学校呆很久,陈女士加入那个“智慧校园”后,还没来得及办理增值服务便又转学了。于是笔者通过陈女士联系到当时就职于那个学校但目前已经离职的王老师,在咨询过程中对方坦言:“当时定的是第一年免费,第二年开始收钱,其实有强制性的味道,因为家长们关注孩子的消费记录。”至于是否真的“智慧”,该老师只称“没有感受到”“只是一个记录、发送的系统”,其他内容则表示不愿多谈。

与王老师的聊天记录

“说真的,到现在我还是不太懂什么算智慧校园,但是孩子刚转学过来,虽说是自愿,但自己不交这个钱又怕老师针对。而且这个学校智慧校园又比上次的新了一点,据说加入了一个大数据的教育评价,配备的APP还能针对孩子错题推送不同的讲解和题库查漏补缺,万一我不买孩子就真的落后了呢?”最后,看过了两波“氪金模式”的陈女士,在第三次却仍然无可奈何地选择了再次“氪金”。

在采访离开前,陈女士问“智能相对论”:“你们是做高科技的,比我们懂的多。你就跟姐透个底,到底还要办多少个什么样的增值服务,我的孩子才是真的读上‘智慧校园’了。我们不想输在起跑线上,也不想花冤枉钱啊。”

“智能相对论”很难开口告诉陈女士,她所购买的这些打着“智慧校园”旗号的产品,其实都算不上智慧校园。

伪智慧校园当道,吃钱的信息“孤岛”频出

由浙江大学提出智慧校园,是以物联网为基础的智慧化校园工作、学习和生活一体化环境。这个一体化环境由“1个中心”、“1个基础”、“1份资源”和“8类系统”组成。即数据中心、智慧校园基础设施、智慧性资源和智慧校园应用系统。

而这些应用系统又包括:学生成长类智慧应用系统、教师专业发展类智慧应用系统、科学研究类智慧应用系统、教育管理类智慧应用系统、安全监控类智慧应用系统、后勤服务类智慧应用系统、社会服务类智慧应用系统、综合评价类智慧应用系统。用这些应用服务系统作为载体,将教学、科研、管理和校园生活进行充分融合。

显然,陈女士所购买的增值服务,如一卡通、家校通这些后勤服务类系统,都只是打着智慧校园旗号却“无限降维”后的一类普通校园应用服务系统。正如王老师所言,与“智慧”并没有太大关系。

但一心想“恰饭”的企业们才不在乎呢。截止5月21日,通过企查查搜索关键词“智慧校园”,就可检索到4245家符合条件的企业,其中成立于2020年的就有181家。而这些企业中真正属于智慧校园范畴的产品少之又少,更多的还是侧重于教育系统和家校互动系统。

但正是那些“发育不全”的企业们给老师和家长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1.产品“朝秦暮楚”,“再学习”负担沉重

据企查查数据,已经注销的“智慧校园”企业数就有126家。连曾经以基础教育家校互动服务起家,在2014年1月创业板上市后股价一度达到467元,成为当时全A股最高的领域巨头全通教育目前也自身难保。

2019年全通教育年报就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18亿元,同比下降14.53%。其中家校互动升级业务收入2.01亿元,同比下降30.04%,教育信息化项目建设及运营业务收入1.77亿元,同比下降21.77%,而且上述业务收入已经连续两年下滑。

随后,5月15日晚深交所向全通教育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其结合家校互动业务的用户数量变化等情况,说明该类业务收入下滑幅度较大的原因,与基础运营商、教育平台以及学校的合作关系是否稳定,核心竞争力或市场地位是否发生不利变化;结合近两年教育信息化项目的签订情况,说明该类业务收入持续下滑的原因,是否存在进一步下滑的趋势等。

而全通没落,还有无数个全通再站起来。于资本而言常见的现象,对于老师和家长而言便是额外的沉重“再学习”负担。

2. 功能“朝三暮四”,“再缴费”现象普遍

目前国内智慧校园行业还处于实践摸索、吸收成长的时期。一些业务需求和痛点需求都是短暂的,或者是可被兼用的。当没有一个智慧校园综合解决方案时,针对不同临时场景和临时需求的“妖魔鬼怪”们就冒出来了。

仅一卡通而言,就有到校监控、线上充值缴费、消费记录、智能考勤、门禁管理、校内消费、校车搭乘、迎新系统等等,并且一直随着时代在不断更新功能。而如王老师采访所言,开卡免费,里面不断迭代更新的功能则需要家长买单。功能越多,家长的“再缴费”压力就越大。

针对以上两点,某小学班主任欧阳老师就屡次抱怨:“一会儿一个产品,一会儿又功能更新让我们普及给家长。功能之间有些还有重复,数据又不能互通。简而言之,就是让我们带着家长从一个‘孤岛’到另一个‘孤岛’反复横跳。说是说自愿,但我们老师该做的还是要做两份,给我们增加了很多无谓的工作负担,家长不烦我都烦了。”

正如欧阳老师感慨般,这些单以产品功能、场景硬件立足的“伪智慧校园”们,已然成为了一个个信息数据的“孤岛”。杂乱的应用、繁琐的操作、无法互通的数据,成为了伫立在孤岛四周无法逾越的海沟。“如何巧立名目收费”,则成为了“孤岛”上永不降落的“旗帜”。

家长氪金何时休,究竟谁来作答?

4G时代,以校讯通、家校通、一卡通一流的“伪智慧校园”们已经给家长们带来过深刻难以磨灭的时代印迹。在5G口号喊起来时,陈女士就表示她其实非常期待5G能给“智慧校园”生态带来改变。

“希望只要一个软件就全部覆盖所有应用。能让我们被叫家长、开家长会的时候都线上解决,不耽误上班。把线上教育的AI双师也引进来,根据小孩做题来因材施教,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还有孩子的表现和健康、食堂的营养搭配、平时的成绩,都能做成数据直接发给我们,免得去麻烦老师。当然了,最好是能不要交钱,而且数据可以从小学到大学一直跟着孩子,不用每次都注册再录入信息。”一直学理科的陈女士此时反而对5G时代的智慧校园说起想象作文。

然而,比智慧校园来得更快的仍然是增值服务、捆绑式销售的丑闻。

四月底刚开学,河南学生刷脸测温入校要交100元的新闻就刷屏网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月11日,潢川网友在网络上爆料,潢川一中强制家长办理电信卡并往里充值200元,否则无法享受智慧校园服务。以及如皋市电子班牌等系统,采用捆绑式营销,规定必须办理招商银行卡才可以使用......

潢川一中钉钉群通知

如皋市致家长的一封信

5G时代到底是否能带来货真价实的智慧校园,改变校园的现有氪金丑态?

家长氪金何时休?究竟谁来作答。

此内容为【智能相对论】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智能相对论(微信ID:aixdlun):

•AI产业新媒体;

•今日头条青云计划获奖者TOP10;

•澎湃新闻科技榜单月度top5;

•文章长期“霸占”钛媒体热门文章排行榜TOP10;

•著有《人工智能 十万个为什么》

•【重点关注领域】智能家电(含白电、黑电、智能手机、无人机等AIoT设备)、智能驾驶、AI+医疗、机器人、物联网、AI+金融、AI+教育、AR/VR、云计算、开发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