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与齐向东:在政企安全的大路上,各走一边
2019-09-10 12:15:32
  • 0
  • 1
  • 0

作者丨陈选滨

来源丨智能相对论(ID:aixdlun)

9月3日,360政企安全新战略发布会在北京召开,正式宣布与奇安信彻底“分家”后,360的政企安全战略进入3.0时代。

在会议上,周鸿祎与往常一样身着红色T恤,显得意气冲冲,坦言道:“今天我把原来不喜欢、不认可的一些业务卖掉,把原来的投资以及授权的品牌收回之后,我们将给公司注入新的战略、放入新的目标,并招募和组织新的团队。”

这段发言显得尤为尖锐,不难想象,周鸿祎所说的“不喜欢”“不认可”的背后多少指向了此前出走独立的奇安信。

同样的,作为奇安信的董事长,齐向东对于360所提倡的“安全大脑”战略也持以质疑、不认同的看法。

在8月21日的首届北京网络安全大会(BCS 2019)上,他就直言:“安全大脑的作用不能被泛化。......空有泛化的安全大脑不能解决安全问题。”

两个曾经携手并肩作战的战友在政企安全上表现出了两种几乎是背向而行的观点,周鸿祎的360提倡开放、广泛的“安全大脑”战略,齐向东的奇安信讲究内聚、自主的“内生安全”概念,可谓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节奏。

360与奇安信:各有专攻的联盟关系

“况且,奇安信不是新公司,我们在2014年开始筹划做政企安全时,注册的就是奇安信。”

齐向东在BCS 2019上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停用“360”的品牌,独立使用奇安信的品牌,对其业务没有什么影响。

虽然是360内部孵化的企业,奇安信在业务上并非传统模式上依赖于母公司,反而在其专攻的政企安全市场上独领风骚。

据数据显示,奇安信集团2018年的营收达到23.94亿元,同比增长64.20%,是当前国内最大的2B网络安全企业。

如此的局面,可追溯至早前周鸿祎与齐向东在业务方向上的分歧,于是双方在2016年签订了《关于360企业安全业务之框架协议的执行协议》等相关协议与备忘录。

为此,在以后的业务方向上,周鸿祎主攻to c的个人安全软硬件与服务业务,齐向东专注to b的企业安全软硬件与服务业务,达成了以“360”作为品牌背书的联盟合作关系。

然而,随着360转让奇安信的股权之后,这种合作关系基本宣告结束。齐向东的奇安信无法再使用“360”的名义作为品牌背书,而360也不再受限于协议而止步于企业安全市场的边缘。

周鸿祎与齐向东彻底“分家”,360与奇安信也随之走向分离。

曾经的伙伴,为何非要走到分离的地步?

实际上,to c的360与to b的奇安信在各自的市场竞争都处于领先地位,两者的曾经合作无疑是一次强强联合。

面对当前这样的情况,难免会产生疑惑,360与奇安信是否真的走到了必须分离的局势?

首先,“智能相对论”从战略角度来看,周鸿祎与齐向东的互怼,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360与奇安信在企业安全业务上的分歧,短期内不存在合作的可能。

周鸿祎的“安全大脑”战略希望通过将大数据、AI、云计算、区块链等新技术融合一体,通过对数据的广泛采集与智能分析来感知网络安全运作状况和态势,并预测可能发生的攻击。

这样的路径是一种广泛合作、开放平台的生态做法。

正如周鸿祎对外强调的,“360政企安全3.0新战略将执行以‘共建、分享、赋能、投资’构建安全大生态的发展模式,不做网络安全产业的破坏者和颠覆者。”

对此,齐向东则认为,这样的做法太过于泛化、虚,是to c的业务模式,并不适用于to b的政企安全市场。

在BCS 2019上,齐向东便对其“内生安全”概念做了进一步解释,“内生安全更聚焦于攻防过程,指的是不断从信息化系统内生长出的安全能力,能伴随业务的增长而持续提升,持续保证业务安全。”

两种战略路径,周鸿祎的“安全大脑”讲究开放性、前瞻性与理想性,齐向东的“内生安全”则专注于聚合性、传统性与实操性。

以一个不完全恰当的比喻来看,把政企安全看做是一场堡垒攻防战。

周鸿祎的期望是通过获取情报,判断敌人的来袭方向,直接出兵在城外阻击敌人。在这个过程中,情报即数据,是安全战的关键,所以周鸿祎倡导平台式的开放,未来希望与更多的安全企业或互联网企业合作,来增加获取数据的渠道。

齐向东的做法则是通过巩固堡垒的城墙,完善防御系统,稳扎稳打,只要敌人攻不进来,那么这场安全战就是属于防守方。所以,他的侧重点在于企业内部系统的部署,聚合内部力量以排外。

当然,不管是周鸿祎的“安全大脑”战略,还是齐向东的实“内生安全”概念,都需要得到市场的检验。

基于这一点,两人的“分家”就有了非常必要的理由。

因为两人在理念上的不同,各自检验无疑是最好的方式。但是,若是保持原来的关系,360受限于协议不能跨界政企安全市场,奇安信也困于独立性等问题迟迟达不到上市的目标。

两者都需要更大的舞台,合作之下反而是束手束脚的无奈,那么分手无疑是一种彼此的解脱与帮助。

毕竟,市场带给他们的压力也在与日俱增,更现实的理由催促他们必须走的更快。

一方面,尽管奇安信在2016年至2018年的营收不断翻倍,实现高速增长,但其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净亏损1.57亿元。尚未盈利的状态需要其加快上市融资的步伐,增加投入,布局市场,立足未来。

另一方面,据360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在2019年上半年360的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收入为人民币46.97亿元,同比下降1.16%;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为人民币4.82亿元,同比下降24.60%。

摆在360面前的是一个严峻的增长的压力,to c的业务似乎已经触达了天花板,在越来越多的杀时间App面前,流量危机加剧。

对此,360急切需要找到下一个增长引擎,在搜索、硬件等市场反馈不佳的局面下,周鸿祎看中了未来的政企安全市场。

从4月份的股份转让,完成360与奇安信的品牌分割,到9月份360正式宣布政企安全新战略的开展,周鸿祎与齐向东在分道扬镳之后,又相聚于政企安全的赛道。

这一场相爱相杀的戏份在外界的讨论与周齐两人的互怼中不断加码,吸引各方的焦点。

即便如此,在谈及360与奇安信的未来关系时,周鸿祎否认与奇安信未来存在竞争关系,并称双方将继续深化合作。

对此,齐向东也表示,与360谈不上竞争关系,不禁令人感到诧异。

360与奇安信不存在竞争关系?

与业务模式上的互怼不同,两人在市场竞争问题的观点出奇的一致,360与奇安信在未来不存在竞争关系。

这是逢场作戏的体面?或是,未来的两者确实不存在竞争?

若是理性分析,若是从市场的角度讨论,短期内两者的竞争关系确实很弱;若是从战略角度讨论,长期内两者也确实具有合作的机会。

首先,从市场与产业的角度来看,据《2019中国网络安全发展白皮书》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的网络信息安全市场的规模达到608.1亿元。

同时,奇安信总裁吴云坤在接受第一财经的采访时也表示,过去15年间,企业在网络安全领域的投资增速在15%-20%,当前随着国家的重视,国家在网络安全领域投资的增速已经达到30%,主要体现在云计算、大数据、移动、IoT等新兴领域。

可见,政企安全市场随着物联网、大数据等新兴产业的崛起和政府的有意推动将越来越大,留给奇安信与360的增长空间依然充足,短期内两者不需要进入短兵相接的局面。

此外,齐向东在BCS 2019上也表示,在政企安全市场上,客户的需求是极度专业的,市场的范围很广泛,各个公司能占到10%的份额就不错了,不存二八定律。

其次,从周齐两人的战略核心来看,两者未尝没有融合的可能。

“智能相对论”简化来看,“安全大脑”与“内生安全”的出发点不同,但最终的目的是相同的,安全始终是两者坚守的唯一。殊路同归的理念,便意味着在某些方面必有合作的机会。

在BCS 2019上,齐向东谈及数据层面,认为泛化的大数据解决不了一个系统的安全问题,需要场景化的具体数据。这些数据对保护奇安信的客户安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可见,内生安全并非完全的封闭式的向内,数据情报依旧占据重要地位,而360的“安全大脑”正是致力于未来如何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来获取数据与分析数据。

这是两者在数据层面的相合点。

而致力于打造开放性安全平台的周鸿祎也多次言明,自己并非要颠覆行业,而是激活升级,寻求开放、共建、赋能、合作的机会,让全产业受益。

那么,在未来的发展中,内外融合并非不可能,周鸿祎与齐向东的理念或许也会在某个节点走向统一。

结语

此时,若是对周鸿祎与齐向东的“分家”做个总结,智能相对论更愿意将其看作是两个行业大佬在发展分歧上必要争个高低的孩童心性。

而360与奇安信的分离无疑是两家行业巨头在政企安全市场上对各自理念的不同尝试与探索。

有了分歧,有了探索,才有在不同发展方向上的经验。或许,未来国内的政企安全市场的发展也将受益于此!

【完】

智能相对论(微信id:aixdlun):AI新媒体,今日头条青云计划获奖者TOP10,澎湃新闻科技7月榜单top5,著有《人工智能 十万个为什么》,重点关注领域:AI+医疗、机器人、智能驾驶、AI+硬件、物联网、AI+金融、AI+安全、AR/VR、开发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人机交互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