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好医生、阿里健康、微医崛起,医疗“夫妻店”不想死
2020-05-27 20:43:44
  • 0
  • 1
  • 1

文 |Shellie

来源 | 智能相对论(ID:aixdlun)

“我坐诊,老婆配药。最忙的时候,把家里学护理的表侄女都叫过来当护士,当时十里八乡都有人慕名来看病。”

在说起这些时,诊所的李医生中过风的手微抖。但白大褂和头发依旧维持着往日的严谨,一丝不苟。

被街道统一改造过的牌匾已经褪色,一间进深过长的门面里贴满了医疗告示,空气里散发着挥不去的中药味和消毒水味。所有装潢都与年过半百的李医生夫妇一样:传统、固执、认死理。

这是一个典型的以“1个医生+1个药剂师”夫妻组合的小型个体户诊所,也就是大多医疗“夫妻店”的模样。

“现在护士辞了,保洁消毒也要自己做,每个月进账就刚够吃饭。”李医生摘下眼镜喝了口浓茶,长长吁了口气。

而采访的半天里,前头的药房也的确只来了一个客人买创口贴。另外大部分时间李医生和夫人江药剂师,都在研究如何使用最近的线上进货软件。但是这对于两位老医生而言,学习的过程并不简单,最后还是只能很不好意思地选择打电话询问原来负责订货的药企业务员。

可是,一旦开了这个口,业务员就会顺着软件介绍进而“热情”地推荐李医生参加诊所升级项目,怂恿道:“你这个区域好几家诊所已经加入了,你们这些传统的已经过时了。不会不要紧,这个我们可以亲自过来辅导。”

对此,李医生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他挂了电话,返身向“智能相对论”问道:“我就不懂了,在医院,我们这些老医生也算是有些名气,挂号费都要贵几块钱。现在互联网来了,我们就该死了?”

在周边地区享誉良久的李医生气不过来,“智能相对论”也很是疑惑。

“互联网敢给你看病,你就敢看?”

在自己开诊所前,李医生是那个年代的正统医学生,一个乡镇医院的继任院长。

“2005年刚上任,医院就被卖了。我除了会看病什么都不会,就租了个房子把诊所开了。我看病打针,老婆当药剂师。到了饭点经常会手忙脚乱,常常要么是吃冷饭,要么就是干脆不吃。没办法,一有病人上门,天大的事情也得暂时放下。”

可就是凭着这股不顾一切的勤劳和过硬的医术,这家只有几十平米的小诊所仅一年之间便在本地名声鹊起。到了2010年,李医生就索性买下一处门面,将诊所在“自己的地盘”上扩张了起来。

“他看着凶,其实总一股子理想主义。不需要打针的,就只给开口服药。当年闹非典的时候,药多金贵啊,你多给他钱还生气咧。这条街虽然有六七个诊所,但是,熟悉的(人)就都往这里(李医生的诊所)来,还经常有从邻市来的(人)......”李医生的邻居悄悄告诉“智能相对论”。

但是,当一门生意做得太好时,闻到“腥味”的资本便总会挤入这个领域,开始了角逐。哪怕是救死扶伤的医疗,在资本眼中或许也不过是一门“生意”。

《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7年间,非公立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中的诊所数量,从173,434家增加至211,572家,增幅约22%。诊所和门诊部在非公立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总数量中的比重由41%上升至54%。

也是在那段时间,李医生夫妇感觉(诊所)越来越难做了。

尤其是在2015年6月,发布了《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后文简称《措施》),国家提出坚持开门办医,对社会资本实行了“非禁即入”的举措之后,感受就更加明显。

《措施》将符合条件的社会办医疗机构纳入医保定点范围,执行与公立医疗机构同等政策。这解决了医保问题,同时也让资本正式入场后的互联网运营模式迅速爆发,让医疗“个体户”更是拍马难追。

“以前看病就是看病,后来还要问我为什么没有连锁药店便宜。但我价格一直都和以前一样啊,连锁店为什么比进价还便宜,这我真不懂。”李医生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他也不屑去了解。

所以,当“智能相对论”给李医生讲解了线上诊疗线下拿药的O2O案例后,李医生反而突然沉声打断并予以强烈的反驳。

“胡闹!为了省几块钱,宁愿相信见不到的‘人’?以前不方便的时候,医生骑摩托车也要出诊。现在这个互联网敢给你看病,你就敢给他看?这些不要再跟我提,我这辈子都不会答应做这个。”

在离开诊所前,江药剂师又特意过来叮嘱我们,虽然李医生的性子倔,人也比较传统,但不是坏人,网上看病还是要注意一点,不要轻信。

“现在疫情过后,来看病的更少了。我们不了解现在的互联网,开不下去就算了,再过两年也要退休了。但是网上那些,你们自己还是要多加注意。”江药剂师忧心忡忡道。

事实上,从2017年以来,国家都一再强调规定:互联网诊疗也必须拿到《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机构,和有从业资格的医生。对于没有线下实体医院的纯线上机构,要求注销重新注册。

5月8日,国家卫健委网站公布《关于进一步推动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和规范管理的通知》,也再次强调,要不断规范互联网诊疗和互联网医院的准入和执业管理,加强监管。

或许,互联网医疗的监管会不断收紧,也终将会与传统医疗“夫妻店”们产生竞争摩擦,但战役后续将如何?固守自己本分一辈子的李医生已经不想再看了,也不能再“打”(即竞争)。

因为在采访的后两天,李医生不幸再次中风躺到了床上。尽管如此,他仍不忘发信息温馨告诫笔者,“聪明一些,不要盲目信任网上的医疗。”可惜彼时,他的手已经抖到打不全字了。

李医生手抖着发送的信息

“直播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个微商,但我不想‘死’”

但是,对于其他还未“退休”的诊所们来说,面对汹涌而来的互联网潮,为了生存,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试探”。

“唐医生专科诊所”就是浪潮里其中一朵绽放的“浪花”。

唐医生夫妇比李医生足足年轻了十岁,而且曾经两人还是李医生当院长时候的手下。

医院变卖后,夫妻俩也曾试着跳槽过两次。但由于抚养两个孩子的压力,终于决定开起了诊所。

“我其实去年看了几本社群运营的书,然后去问街坊们想不想加群。但是大家都说加腻了,不想看。于是我就每次看完病让加我私人微信,然后发朋友圈或者私聊。没想到就疫情那段时间而言,(这个做法)非常有效。跟疫情有关的货,到了(很快)就销光了。”唐医生对自己的变通引以为傲。

不仅如此,4月底,唐医生还与老婆一起开通了诊所的公众号。一边宣传身边人关注的养生知识,一边根据文章的科普在结尾推荐诊所里配的保健药材、食材。

有趣的是,不论是当下最热的社群营销,还是私域流量,似乎在这些更年轻的诊所们手里都玩得火热又有些“突兀”。

事实上,唐医生的诊所距离李医生诊所不到3千米,一直以来因为两家的运营方式虽然有所不同,但也存在着“抢生意”的嫌疑。

“他们打针开药都不管患者意见,这在药剂师心理学里都不对,你知道吗?而且有老顾客也不加强维护,做生意太不讲究了,他不清醒自己已经不是院长了。”

为了免得李医生来唠叨,唐医生还坦言,他在朋友圈已经直接把李医生屏蔽“设置不可见”了。

“其实不光是我这样,我们其他认识的同行也会把我屏蔽了,生怕我学了他们的方法。要不是在药企业务员小伙子那里看到,我都不知道有同行直接开始搞直播了。”

“智能相对论”进而了解到,直播的医生姓肖,由于一个地区的医疗人偶尔要聚在一起开会的缘故,大家都是相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